紅花嶺的想像 《手捲煙》與時代的聯想

7月10日,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

同一天正午,有數人在烈日當空之下登山,為的是一部電影,一個電影朝聖的瘋狂約定。

山是位於沙頭角邊境的紅花嶺,是電影《手捲煙》片首富象徵意義的場景。同行上山的有陳健朗導演和電影公司的Hyman,還有接送我們順暢安全到達起點的「肥腸」徐浩昌。

從禾徑山路的軍車路上山,山路狹窄蜿蜒,幸好沒有對頭車,順利地到達車路盡頭的訊號塔,從那裡腳踏實地往上行。

上山,邊行邊播《手捲煙》的 The Long Marching,調子如Ennio Morricone作品的悲壯,音樂夾場景,配上電影中的背景氛圍。Once upon a time in 紅花嶺,一群沒有明天的華籍英兵,有人滿肚密圈,相信遍地黃金;有人只求穩定,簡簡單單;有人隨遇而安,煮到嚟就食。但音樂似預示不測的命運,在大時代下原來很多事情都在掌握以外,但危機暗湧更能見證人性的忠義。

紅花嶺一段是電影的開始,但卻是拍攝的最後階段。要前往這偏遠的山峰拍攝,不用說也知艱辛。數輛載著劇組與器材的貨van浩浩蕩蕩地沿軍車路上山,導演回憶當天像大遷徙似的,劇組下車後更需要背著沉重的器材在崎嶇不平的山路穿梭各個拍攝場地。在大銀幕看到的是壯闊的段落,但背後看不見的是滿載汗水與心機的堅持。

沿著這「大遷徙」路線,很快就到達電影其中一個Signature shot的現場。一眾華籍英兵在山背上前行,在大銀幕看像遠距離拍攝,但實際上攝影機與演員只有很短的距離,身在現場,驚嘆這壯麗的環境,與電影中的意境配合得天衣無縫。

這裡可遠眺沙頭角海,是片中眾士兵上山的天然背景。沙頭角海譯作「STARLING INLET」,是為紀念開埠時英國海軍測量船「STARLING」而命名。開埠與回歸,進駐與撤退,一個場景,無聲勝有聲,時代轉變的唏噓,萬語千言。

從山背再沿小路走,不難行,途中會經過士兵們圍捕偷渡客的段落,再往岔路往山下走一段叢林便是雲斯頓(阿頓)疑似誤踏鬆發式地雷(沙甸魚罐頭)的場景。「雲斯頓」這名字令像我的老影迷想起一隻風光一時的香煙牌子「雲絲頓」,那是昔口銷量高於老大萬寶路的花旗國香煙,但後來被日本人收購。此後雲迷說走了味,銷量也江河日下。仍記得小時候雲絲頓的電視廣告鋪天蓋地,現在仍記得夏韶聲的歌聲唱著「我要稱心完美,我要美國口味,我要美國精神USA,我要雲絲頓,美國好煙味。」在電影的世界,雲絲頓代表時不與我。《一個字頭的誕生》中是落魄的黃阿狗在祥利冰室特別買的香煙牌子,也是《手捲煙》中代表時代犧牲品的阿頓。

在「沙甸魚」現場打過咭後,回頭循原路上山,沒多久便正式登頂,那是片中眾士兵休息煲煙的地方,眾人背著遼闊的港中邊界,討論茫茫前路。該處360度的壯麗景觀美不勝收,令人忘卻上山的辛苦。在山上,我用「手捲煙」皮套裝著的火機為導演點一根手捲煙,聽他講場景的點滴。

「電影所選的場景是我平時觀察到又最有感覺的地方,特別是一些與我成長有連結的地方,希望這些場景能帶到一套有香港味道的電影出來。」

《手捲煙》做到了。這電影有種優秀,是對城市質感與脈搏的掌握,將想像與觀察轉化在地的影像。這種質感是,縱使是熟爛透的地方,但沒有一丁點厭膩的感覺,反而是一份親切,再延伸無限想像。這種想像不只局限在空間,還有時間的對照,呈現的是時代的變化與重量。

電影不少主要場景相信與導演的成長經歷有關連,他曾在油尖旺生活過,所以對該區有份沉澱了成長的熟悉,深水埗也是《手捲煙》城市拼圖其中一塊,在深水埗英華書院讀書的他自必對這社區有微妙的感情。電影的在地質感,往往源自於創作者的生活體驗。

電影記錄城市,久而久之,電影也成了城市珍貴記憶的重要載體。

「廟街一段城市奔跑算是用電影替香港街頭拍一張snap shot,記錄當時當刻的狀態。感覺像我們看回舊港產片,發現以前的景色原來已經消失不見,但它已經定格在畫面內保存。」

還有瑞興皮廠,是片尾那場爛仔交長鏡頭的拍攝場景,導演特別強調很高興能找到這個場景,除了未曾有劇組在該處取景外,場景的背景也增添電影的厚度。這工廠其實是香港最後一家仍然運作的皮革工場,本地牌子The LEDERER 皮革工作坊的母工廠,已超過40年的歷史。皮廠的環境像凝住了的時空,冷眼看時代的變遷。皮廠位於醉酒灣工業區,又煙又酒,絕配。更重要的聯想是,醉酒灣是我城一段悲壯史的關鍵詞。

愈講愈多,愈想愈遠,從醉酒灣拉回到紅花嶺的標高柱,雖烈日當空但有微風送爽,看見眼前開揚的港中邊界,那些年的「大逃港」,有多少人為了逃難或尋夢冒著生命危險經過這座山頭,有人成功,有人後悔,也有人身首異處⋯⋯ 突然想起牟敦芾的《打蛇》,一幕幕人性的黑暗展現眼前,沒法,我睇邵氏大的。

香港人會不明白那些人為何會歇而不捨地來發夢,但那個年頭可能是那些人生存的唯一選擇。數十年後,經歷過翻天覆地的變化,發夢的人不只發夢,我們的獨特性漸漸被褪去。

2017年,政府公佈紅花嶺將成為香港第25個郊野公園,眼前彼方的高樓像進擊的巨人般南移,這刻懷著難以言喻的心情,沿著導演口中連小豪哥都行到腳軟的山路下山。那一刻心裡唸唸有辭:「俾啲火,重新起Q。」

特別鳴謝:
陳健朗導演、「肥腸」徐浩昌、電影公司的Hyman

劇照提供:
手捲煙、安樂影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