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的居住場景看香港的社會面貌

螢幕快照 2019-01-10 下午4.47.43

電影往往是現實的寫照,從中可窺探一個城市的面貌和人文特質。本文嘗試從電影場景的運用出發,透過四部香港電影的四種居住場景,從電影的訊息和角色的性格去了解我城不同階層的社會面貌。

螢幕快照 2019-01-10 下午4.47.46
《香港製造》

《香港製造》是陳果「97三部曲」的首部,影片探討了香港青少年的問題,講述一群被社會遺棄的邊緣青年的故事。電影主角中秋(李燦森 飾),家庭破裂,父親因有外遇而離棄他們母子,母親為了卑微的家用只能啞忍,從中秋身上骨子裡看到一份自卑和壓抑,彷彿要藉著好勇鬥狠的方式去證實自己的存在和價值,但對著未來卻是一片迷惘。中秋家在沙田瀝源邨,屋邨相對其他新型屋邨來得簡樸密集,而每層那道昏暗的長走廊,剛好對照中秋那沒有出路和迷惘的處境。單位是典型的舊屋邨格局,小小的客飯廳、廚房和廁所,還有用木板間成的房間。加上碌架床、組合櫃,還有一些簡單裝置和盆栽作點綴,是典型善用狹少空間的公屋民居。中秋的單位還擁有美麗的城門河景,那構圖對照著開揚與壓迫、美好與絕望,格外突顯片中那份青春的無奈和殘酷。

螢幕快照 2019-01-10 下午4.47.49
《男人四十》

許鞍華作品《男人四十》,主角中文老師林耀國(張學友 飾)是香港典型的中產,有穩定的工作和不俗的收入,家中也有賢妻和兒子,在旁人看來是一個模範的小康之家。但理想與現實往往有落差,家庭的背後都有各自的隱私、壓抑和焦慮,林耀國的家也不例外。電影的取景很寫實,片中以美孚新村作為林耀國的家,很切合主角一家的中產背景。美孚不像近年的私人屋苑標榜奢華氣派,反之有一種平實低調的品味和內涵,這與主角一家的背景暗相吻合。但是,主角的家卻掩不住一份老態,家中標準平淡的陳置,還有當中經歷過歲月洗滌的家俱和雜物,在一個比下有餘比上不足的空間中與林耀國人到中年的心境來一個平衡的對照,是一種風光已過,斯人獨憔悴的惆悵與唏噓,當中呈現了一份對現實的焦慮和無力但又希望有所突破的氛圍。

螢幕快照 2019-01-10 下午4.47.51
《重慶森林》

在王家衛作品《重慶森林》中,PC633(梁朝偉 飾)位於中環至半山扶梯旁的唐樓是不少影迷的朝聖地點,眾所周知該處是攝影師杜可風的住處。場景位處這條熙來攘往的扶梯旁,正好體現片中那句經典對白:「每天你都會有機會跟很多人擦身而過,或許你對他們一無所知,不過或許有一天他會成為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PC633與阿菲(王菲 飾)就經常擦身而過,並因此而擦出火花。身處唐樓中彷彿置身在人群之間,但單位的間格與牆壁又營造了距離感,這麼近那麼遠,這正好又是633與阿菲之間微妙的關係。中環的唐樓又彷彿多了一份層次感,新舊交錯、中西混合,就如片中那罐有豆豉味的茄汁沙甸魚,兩極的搭配但衍生出另一種味道,633與阿菲這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唐樓微妙地將他倆撮合。

螢幕快照 2019-01-10 下午4.47.53
《踏血尋梅》

在繁華的背後,香港其實有很多人活於貧窮線之下,他們的居住環境惡劣,當中有不少居於俗稱「劏房」的困室之內,這對一直以國際大都會自居的香港來說非常諷刺。在2016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中,翁子光執導的《踏血尋梅》成了大贏家。此片就是聚焦這群在社會中被遺棄的人,當中包括片中的王佳梅(春夏 飾)與丁子聰(白只 飾)。片中丁子聰的住處就是典型的劏房,家徒四壁,設施簡陋。肥胖的聰處身在細小破落的房間中,彷彿就是被社會壓迫和割裂的象徵。片末,王佳梅與丁子聰在這幽暗污穢的困室中遇上,兩個失意人在絕望中進入對方的軀殼,尋找一個能得到解脫的童話國。劏房有一扇窗,正好表達了電影的重要訊息-真正的光明就在黑暗的背後。這扇窗可令觀眾從侷促沉重的現場抽空出來看看我們的城市,那是一個絕妙的意境。

螢幕快照 2019-01-10 下午4.48.01
《踏血尋梅》

文字:王冠豪
劇照來源:
《香港製造》:©1997 草根娛樂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權利
《男人四十》:©2002 星皓電影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權利
《重慶森林》:©1994 春光映畫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權利
《踏血尋梅》:©2015 美亞電影製作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權利

文章同時轉載於《City Outlook Magazine 畕土雜誌 》Vol. 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