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殺/G Affairs

G殺(1)

片名:G殺/G Affairs
年份:2018
導演:李卓斌
演出:陳漢娜、林善、杜汶澤、李任燊、黃璐、陸駿光、楊卓娜

「這個世界底那層愈臭,面那層就愈美。」

電影的主場景設定在銅鑼灣,一片繁華喧鬧的最貴地段下,共生著一處冤崩爛臭界線模糊的灰色地帶。電影帶觀眾走進這層最臭的角落,但這裡卻呈現了最真實但多數人不願面對的現實。

電影由一宗天降人頭的離奇命案開始,以G作線索,將資優女生、音樂宅男、自閉天才、野獸黑警、鳳姐後母、耶撚教師、薄命慈母等人連結起來,他們之間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和糾結⋯⋯

《G殺》的世界是扭曲的,片中反覆呈現了一個事實,值得欣賞的東西,在現實中就是找不到生存的空間。反之,扭曲的價值觀,愈墮落愈快樂,愈無恥愈如魚得水。這個世界唔應該係咁,但這個病入膏肓的社會,無極限的卑劣變成了常態。

《G殺》中的建制代表偽善,上至政治與宗教,下至學校與社會的道德塔利班。他們因應各自利益製造有利他們的規範,以冠冕堂皇的口吻落實推行。而我們社會的種種悲劇,往往是在維護這些道德規範而造成的。愈有權有勢愈偽善,宗教的假行僧扭曲教義掩蓋惡行、政棍為了選票和權力可黑白不分、為人師表者不務正業忘記了教育初衷。電影將現今香港被扭曲的社會百態一網打盡,野心不少,但活潑利落。

還有片中的黑警龍爺,也是維持另一種秩序的建制。小事能隻手摭天,但大事輪不到他作主。聽聽話話就有位置給你,若然精出面,就像《暗花》中的司警阿琛,下場悲慘。要退也不容易,就如《黑社會2以和為貴》的Jimmy仔,只能做一個冠冕堂皇的傀儡。香港有不少龍爺、阿琛和Jimmy仔,自以為是主角,實際上只是茄哩啡。權力和利益可以很虛無,一瞬間就可以一無所有。

《G殺》也呈現了年輕人的困局,還有當中無力與絕望的狀態。這是傘後沉澱出來的現象,經過聲嘶力竭之後的徒勞,當權者更得寸進尺⋯⋯ 那是充滿憤慨但無力挽無力喊的狀態,在這個做衰嘢先搵到食的世界,令不少年輕人對現實的荒謬感到麻木,繼而是逆來順受。但電影給我的感覺並不自怨自艾,反而有一種豁出去的勇氣,就看你敢不敢,走上飛鵝山向著那虛浮沒靈魂的天地揸定「中指」大聲吶喊,另覓屬於自己可以翱翔的一片天。就像片中龍爺對宅男以泰當頭棒喝的對白:「知道拉琴係有用,就出去拉俾人睇,唔好匿埋打飛機。」

「逆境,我唔會走,我唔會好似我父母咁冇骨氣。」

《G殺》與《三夫》是我去年最欣賞的電影,八十後的李卓斌與五十後的陳果藉著電影呈現他們對現今香港迷惘處境的感受與關切,視點雖不同,但同樣有膽色。《G殺》以非線性敍事,當中交錯如碎片式的片段和城市的空鏡,有條不紊,富強烈的在地質感,巧妙運用構圖作玩味式的戲謔與諷刺,活潑生動地表達複雜的訊息,並帶出一定的眼界與視野。

片中的演員也出色,無論主角與配角皆令人印象深刻。女主角陳漢娜散發著一股獨特的魅力,純中帶邪,可塑性高;特別欣賞李任燊與陸駿光,前者演一個自閉天才,那種正常與不正常之間的狀態拿捏得準確,特別要演活剎那間的情緒變化難度不低,沒有將角色的「不正常」放大和表面化,而是沉實地貼近真實;陸駿光則演一個與女學生發生曖味的教師,氣定神閒,演活角色的陰暗面和自以爲是的假道學。三人雖在今屆金像獎沒有提名,但都是要加倍留意和關注的潛力股。還有黃璐,無庸置疑的演出,演活一個令人心傷的角色。

螢幕快照 2019-03-13 下午3.22.33

10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