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四義(七武士)/Seven Samurai

20 七俠四義

片名:七俠四義(七武士)/Seven Samurai
年份:1954
導演:黑澤明
演出:志村喬、稻葉義男、宮田精二、千秋實、加東大介、木村功、三船敏郎

在一段富節奏感的鼓聲帶動下,一部多次被日本國內及國際的電影評論權威選為最佳日本電影的《七俠四義》正式展開序幕。這部影片在當時來說是史無前例的大製作,電影拍攝歷時一年半,耗資二億一千萬日圓,相等於當年拍攝7部普通電影的預算。電影所以大受歡迎及影響深遠,是因為能兼具娛樂、藝術和視野,對不少電影後進開了啟蒙之先。

影片講述一條村莊的農民為了抵禦山賊的洗掠,聘請了七位武士共同抵抗山賊的故事。片中角色眾多,但每個角色都具有獨特的性格,特別是對七位武士的形象塑造,有著非常成功的刻劃與詮釋。武士首領勘兵衛(志村喬)的果斷、五郎兵衛(稻葉義男)的敦厚、久藏(宮田精二)的孤高、平八(千秋實)的風趣、七郎次(加東大介)的忠義、勝四郎(木村功)的純真、菊千代(三船敏郎)的勇急,眾角色形象鮮明而平衡,令人一看難忘。

此片除了角色眾多外,人物關係也非常複雜,但影片看起來非常流暢,並沒有混亂的感覺,再透過出色的剪接,令電影蘊藏巨大的張力。影片也創新了傳統古裝片的風貌,黑澤明採用了望遠鏡頭拍攝全景的方法,例如拍攝大街上往來的武士,感覺像新聞片一樣,非常生動自然。

這部電影充分表露黑澤明深厚的運鏡功夫和場面調度的功力,片末的雨中決戰是當中的一例。這一幕可謂電影史上最偉大的場面之一,黑澤明以多部攝影機同拍,再以快速的剪接,出色的分鏡及場面調度,令複雜混亂的場面轉化成富節奏、張力及利索的段落。已故著名日本電影專家Donald Richie形容這場面「看來混亂但不是無章,而是在雜亂中見其規律」,一矢中的。

還有一段我很欣賞的段落。這段講述武士們正偷襲及焚燒山賊的巢穴,鏡頭一轉,看見一名穿著華麗但神情呆滯的婦人正在巢穴內,雖然房間正在焚燒,但她並沒有求救的舉動,只是神情怪異地坐著,最後才知道她是農民利吉(土屋嘉男)被山賊擄去的妻子。這段落確實非常優美,再配上橫留笛之音,給人一種神秘感。

在主題上,影片道出農民與武士在性格上的缺陷,武士的自以為是與農民的無知是造成他們之間矛盾的元兇。片末,與山賊決戰過後,勘兵衛看著五郎兵衛、久藏、平八與菊千代的墓塚,感慨地對伙伴說:「我們還是輸了,農民才是勝利者。」他的感慨與正在載歌載舞的農民形成強烈的對照。這結局正好道出沒落武士的悲哀,為正確的事仆心仆命,最後其實什麼都沒有,一切骨子裡其實照舊,一點也沒有改變,這段喻意深長。

電影其後更被荷里活改編成《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由约翰斯特奇斯(John Sturges)執導,尤伯連納(Yul Brynner)及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主演。

劇照來源:《七俠四義》:© 1954 東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