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遺愛》導演馮智恒

《遺愛》前言:《亂流》

馮智恒(Alan)執導的《遺愛》是第四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專業組」的得獎作品,同屆還有兩部「大專組」的得獎作品,分別是去年公映的《金都》與即將公映的《手捲煙》。談《遺愛》之前,先了解導演早年的短片作品《亂流》。

《亂流》講述一對中年夫婦(高翰文、彭杏英 飾)的女兒到泰國尋找因政治迫害而流亡的緬甸女孩,不幸坐上了意外失蹤的航機。夫婦二人決意到泰國找尋女兒,在途上反思一直自以為對的價值觀⋯⋯《遺愛》是從《亂流》發展出來的故事。兩片有一個共同意象,就是海。

「這個海可追溯自2014年夏天,我到泰國找一條瀑布的過程,那瀑布據說非常壯麗,幾經辛苦終於找到,可惜想像與現實卻有落差,那期待已久夢想中仙境似的瀑布,在現實中原來是乾的,這刻突然有被欺騙的感覺。那種感覺,有意無意地扣連那年現實的處境,落實承諾的期望與夢想的破滅,那是被背叛的無力感。其後我駕車經過海邊,那天碰巧是馬航客機失蹤事件發生的同一天,看見海邊有兩位老人坐在一起看海,好像在等候什麼似的,那刻即時湧現出很多想像,但最令我深刻的是當中的孤獨。」以上種種,沉澱出《亂流》與《遺愛》兩部作品。

《亂流》是成年人的反思,《遺愛》是年輕人的爭札處境與延伸。

《遺愛》藍本:易寶雯與易詠瑜案

《遺愛》是一個橫跨兩代的悲劇,故事講述探員林力輝(鄭中基 飾)在一次行動中拘捕了一名藏毒少女迪詩(陶禧玲 飾),這位曾經熟悉的少女令他勾起一段多年來放不下的遺憾。二十年前,年輕的母親Elisa(陳漢娜 飾)誤殺丈夫文偉(胡子彤 飾),迪詩正是Elisa和文偉的遺孤。

電影的靈感來自1999年易寶雯誤殺案與2015年易詠瑜藏毒案,易詠瑜就是當年易寶雯案被遺下的小女孩。

「多謝把我拘捕,帶我離開這個地獄。」這是當年易詠瑜在法庭上所說的話,這句話深深刻在Alan心坎裡,並啟發他創作《遺愛》這劇本。

「你可以不認同她,但你要了解她背後的故事。我解釋給Hanna(陳漢娜)聽,這個角色不需要柔弱和討好,但一定要講清楚她背後的故事,特別是背後關於社會的元素,因社會發生的事其實都直接影響每一個人。」

電影沒有以獵奇方式處理,因為醉翁之意不在酒,導演感興趣的並非故事有多離奇,關係有多撲朔迷離,他聚焦的是這悲劇發生的原因,還有其所處的社會背景。事實上,最血淋淋的是不斷製造悲劇的社會,那份無情與揪心瀰漫在電影的氛圍之間。

馬灣村

從故事看時代與處境,場景在片中擔任重要的角色,當中最可圈可點的是馬灣村。

Elisa在破落的馬灣村對母親(彭杏英 飾)控訴:「個個都走,得我一個喺度。」純美的鏡頭呈現的是冷漠蒼白的廢墟。現實中的馬灣村其實也正被人淡忘遺棄,儘管她曾風光,是昔日的重要稅關。

馬灣村也象徵著香港的演變,從一個小漁村,經過工業發展,成為國際都市,到現在的衰落。那裡一邊是廢棄的漁村,一邊是新建的高樓大宅,意境盡在不言中。

馬灣村、Elisa和她的母親,其實也有相同的命運糾結其中,被放棄的處境,被出賣的命運,在不同時空下,那茫茫滄海有著吊詭的想像,是出路,也是籠牢,亦是救贖過程中必須越過的關口。

相愛變成相害 一切為何

電影的悲劇主人翁,Elisa與文偉,都是洋溢著希望陽光的年輕人,二人沐浴在無悔的戀愛之中,曾經的快樂,但孤獨令事情起了變化,延綿的是無盡的苦痛。

「文偉很愛Elisa與女兒迪詩,但她們就像手中的一注泥沙,越用力捉緊就越容易流走。文偉是一個簡單的人,他用了一個複雜的方法去愛,這種複雜沿自身不由己的社會。」

關於Elisa與文偉關係的概念,導演參考了一首歌,Nick Cave 和 Kylie Minogue 合唱的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這首歌來自歐洲一個傳說,鄉村女孩在河邊洗衫時邂逅城市男孩,二人一見鍾情。第二天,男孩送了玫瑰花給女孩,二人發生了關係。第三天,女孩叫男孩帶她離開鄉村,男孩用石頭殺死女孩,留下一句「All beauty must die」。所有的美麗都要死亡 ,無論這女孩或這段情有多美麗,男孩知道所有東西都會消失,那不如就在這最好的時候消失。這是一個極端的愛情關係,但這也是一個很殘酷和美麗的愛情故事。故事仍發展下去,男孩離開以後,其他村民看到女孩的鬼魂像玫瑰花一樣在河邊徘徊,村民皆稱她為野玫瑰,但她對村民說:「你們叫我野玫瑰,我是有名字的,我叫Elisa Day。」這故事引伸的意義是,很多人只會用自己的角度與價值觀標籤別人,就如故事中的女孩,她被標籤亂搞男女關係,所以死後被人叫野玫瑰。但是,這位女孩是有名的,她不是一個代號,她叫Elisa Day,她是一個人來的。」

每段悲劇背後總有故事,有常理之中,也有不為人知的理由。Elisa與文偉,那游離於愛與傷害之間的愛情,是難以用常理作判斷,愛情就是沒有理性的一回事。

Elisa的背影 救贖的意象

片中Elisa與文偉的家,取景的地方也有故事,彷彿是冥冥中注定。

「我好想分享一件事,我們的製作團隊相當厲害,竟然可以找到當年案發現場隔離大廈同一坐向和單位的拍攝場景。或者是環境使然,第一天拍得很辛苦。第二天,我向製片說想到案發現場看看,之前我未曾去過,但不知為何當天好像有什麼驅使我一定要去似的,於是我帶備一注香去到現場。當刻,單位的木門打開,我隔著鐵閘看見一位中年女人坐在窗前,呆呆地望著街外,那刻陽光滲進來,那氣氛令我感到悲哀。我終於明白Elisa在哪裡,Elisa就正正被困在單位內,她的靈魂正等待文偉和迪詩回來,但她知道父女二人永遠都不會回來。這一刻我不禁哭了出來,回到拍攝現場,我告訴Hanna和攝影張師傅這經歷,我們三人決定一定要拍這一段出來。拍畢,在剪片時見到那個背影,是一個向我們求救的背影,這個背影是Elisa也是迪詩的背影,但Elisa已經不能回頭,但迪詩能夠,所以輝Sir一定要救她,不能讓這個悲劇再發生。」

另一個角度看,迪詩其實也救了輝Sir,二十年前他沒有好好幫助Elisa與文偉而抱憾,或許當年包括輝Sir在內的成年人走多一步,就可以挽救兩位年青人的一生。但上天彷佛給輝Sir一個救贖的機會,藉著迪詩解開了纏繞他二十年遺憾的死結。回應片中「海」的意象,輝Sir最後越過大海接迪詩回家,越過痛苦的關口,走一條無悔的路。

電影於2019年初完成拍攝,其後香港經歷了巨大的創傷,這個城市已不再一樣。電影結束,伴隨的是遺憾,但遺憾過後,還有一連串反思的問號。最後想起導演在拍攝《遺愛》前一場《亂流》放映後的感言:「希望原諒我三年前的不足,了解我的初心,一直進步,成為better man⋯⋯」
成為better man,共勉。

專訪短打(一):寶石戲院

寶石戲院是《遺愛》的主要場景。電影透過戲院內不同的海報交待所處年份,也表達時間的流逝。若能在寶石觀看《遺愛》就perfect,可惜戲院暫時未有安排場次。

「⋯⋯其實劇本有具體寫Elisa(陳漢娜 飾)在戲院看什麼電影。她最初入戲院看的是《香港製造》,跟住第二套是《甜蜜蜜》,當Elisa看到黎明目送張曼玉和曾志偉坐船離開一幕,她彷佛感同身受,覺得自己同樣送別很多東西。可惜最大問題是電影版權,太貴了,所以最後都無拍到。

我對舊戲院是迷戀的,當中最懷念的是德福兩家戲院(環球、宇宙),因為我住在九龍灣,中學時代的冬令時間總愛到德福看電影,因那裡有四點特別場,票價特別平,25元一張戲票,但那些場次的電影總是cut頭cut尾。夏令時間我就一定去百老匯電影中心(BC)和港威,因為我在何文田讀書,那裡較方便。

我記得德福那間戲院有兩條樓梯上去,中間是票房,那裡有位不太友善的婆婆在賣飛,隔離有位帶位阿伯行嚟行去,這是一個印象深刻的畫面,我很喜歡這種戲院的感覺,但現在只有寶石戲院仍有這種感覺。

我曾考慮在豪華戲院取景,但戲院斷然拒絕,聽說院方曾與其他劇組鬧得不快,故此以後都不再借景。不過,寶石也有好處,就是感覺相對平民化。」

專訪短打(二):眼前一亮 陶禧玲(Carol)

「起初我對Carol好擔心,第一是她缺乏拍戲的經驗,還有她天生雞仔聲。最初casting的時候試演其中一場戲,她演得很差,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東西。我本來想就此算了,但我忍不住向她講了幾句,再給她嘗試的機會。最初Carol用一個反叛少女的心態去演繹這個角色,我同佢講這角色是好可憐好悲哀的。她第二次演的時候,鼻水眼淚水係咁出嚟,喊得好辛苦,但又唔係就咁喊咁簡單,佢真係演到那份悲哀感出來。

這位新演員悟性很高,我只講了兩三句話就可以演繹到我想要的東西,之後我與Carol談了很久,她起初以為用一個理性的方法去演,但我要她嘗試感受多方面的東西,用感受去建設迪詩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迪詩不是Carol,她倆是兩個世界的人。

去到現場拍攝時大家都看得到她的天份,她在口供房一場我直頭不用嗌cut不用分shot,她一take過就已經演晒出來。」

專訪短打(三):湯加文 有heart 專業

「我對湯加文(Carmen)是歉咎的,因為Carmen出場的一幕被刪,直接令到她之後的戲份無辦法再連返戲入面,在無辦法之下,她的戲份要全部刪剪。

但係我好想講Carmen係我好愛好欣賞的女演員,在《遺愛》中不能稱她為「客串」,因她確確實實在劇組工作了四日。我記得在她完成戲份當天,我send了一大段message給她,向她抱歉在微薄酬勞下要佢嚟四日又要等咁耐,但Carmen對我說:「第一,應承得過你就一定會到;第二,我鍾意你劇本的角色才會來;第三,我真係唔係同你計錢;第四,「等」係演員應該要做的事,其實我唔係等,我只係入緊戲,你唔好再同我講這些說話,幫到你我係開心的。」

之後她的戲份無奈被刪,她也表示非常了解,也完全不介意,只要對部戲好就成。」

專業也有heart,呢啲演員真係寶嚟。

專訪短打(四):不一樣的鄭中基

「我唔係講客套說話,我其實好佩服Ronald哥(鄭中基)。大家都知道他以前係好少演這類型的角色,就算是一些較嚴肅的角色,總或多或少都有他招牌攪笑成分在內,今次他真的是唧都唔笑,拎走以往誇張的演出方式。其實我沒認真向他講角色一定要怎樣一定要那樣,是Ronald哥自動波去演的。

我起初都有點擔心,因為我與他溝通不算多。事實上,他收了劇本之後我們在酒店見過一次面,我們談了很久,但都係講一些價值觀上的東西。因當時他正準備演唱會,所以之後都很少有機會再研究角色。其後見過幾次面,但沒有討論角色的事。再次見他是圍讀,雖然只是圍讀,但係Ronald哥已完全投入角色之中,無論是語氣,對每一個角色,甚至乎哪個位入,他完全已經掌握所有東西,那即是代表他已透徹熟悉這個劇本,不論是他的戲份,還是對手的戲份,他都相當清楚。那一刻開始,我就非常有信心了。

在現場,Ronald哥是非常非常的好,沒發過脾氣沒有任何架子,投入落力去做好多事,老實講我不是一個善於拍警匪片的人,但電影內有幾場相關元素的段落。例如有一場Ronald哥去到案發現場同祉君(片中的黑社會頭目勝哥)講數一take過那場,其實我刻意安排到後段才拍。Ronald哥去到現場就主動幫我做了很多調動上的工作,給我很多有建設性的建議,並身體力行落手落腳,真係好到難以形容。

「輝Sir」這個角色,Ronald哥將他自己撳得好實,因為如果太誇張就好容易變了龍威的感覺,希望觀眾看到他的用心和深度,還有他在片中有層次的演技。」

電影資料:

片名:遺愛(Elisa’s Day)
導演:馮智恒
演員:鄭中基、陳漢娜、胡子彤、陶禧玲、吳浣儀、張滿源、周祉君、高翰文、彭杏英

照片提供:泛亞影業、馮智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