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朝聖CASUAL TALK】《殺人犯》經典童星 譚真一

IMG_0736

2019年很難過,但年底完成了一件超期待並籌劃已久的興奮事,就是相約了一位久違的經典童星,並找來他的天字第一號鐵粉葉七城一起進行訪談。呼之欲出,這位經典童星就是《殺人犯》的譚真一。

眾所週知,葉七城是電影《殺人犯》的頭號粉絲,更仰慕片中童星譚真一已久,當年他到影碟舖買100蚊3隻DVD,3隻碟都買《殺人犯》而成佳話。毫無疑問,《殺人犯》中譚真一飾演的「仔仔」是近年最搶鏡和話題性的角色,適值電影公映十周年的日子,特別撮合譚真一與七城和小弟閒話一場。

IMG_0742

七城的話

葉七城:「自從十年前出席了《殺人犯》傳媒優先場放映,當仔仔以「老牛」怪聲自爆身世,全場觀眾起哄,恥笑聲不絕於耳……我便開始以另類角度欣賞這部電影,它發揮了電影魔法,瞬間掀動觀眾情緒,而譚真一是我觀影以來認為最勇敢和偉大的演員,小小年紀便向極高難度角色挑戰,他的演出絕對是影帝級數,而且幾乎可以肯定往後的演藝生涯是無法超越這成就 。」

IMG_0763

我囉!乞兒仔呀!

訪問前幾天,譚真一秘密出席一場由郭富城(Aaron)任嘉賓的分享活動,他扮成最後一位發問觀眾,最後他問郭富城:「記唔記得我呀,我係你開頭想捏死嘅乞兒仔呀。」這個驚喜,令《殺人犯》的父子/兄弟在十年之後重逢,意義非凡。據Aaron所說,起初對選擇譚真一有保留,原因是真一實在太可愛了,令他無法將他與殺人犯連結起來。但換個角度,正因為他太可愛,那反差才突顯一份不寒而慄的感覺。其實在拍攝前,導演特別安排他到Aaron的拍攝現場油麻地多層停車場探班和試戲。當刻真一可以一字不漏背誦Aaron所有台詞,那超強記憶力令劇組對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IMG_0740

我~唔~記~得~呀~!

真一於2003年出生,拍攝《殺人犯》時只有5歲。現在問他當時的情況,他已沒有太大印象,記憶都是一些零碎片段,包括被Aaron拖出浮台那幕,真一對當時所穿的厚厚褲子特別有印象。坐在旁邊的譚媽媽補充說:「真一最記得片中Aaron家的場景,因為房子很大,景觀超美,而且待得最久,在那裡斷斷續續地拍了一個月。」其實這大屋場景並非位於片中所見的萬宜東壩破邊洲,而是在西貢一帆船會內取景,大屋的業主是一名外國人。實際上,真一並沒有去過破邊洲拍攝。

片中真一分飾兩個分裂的狀態,一個是天真無邪的「兒子」仔仔,一個是心機算盡極度邪惡的「哥哥」凌福榮。一個5歲的小孩,在片場是如何懂得分辨何時演小孩「仔仔」,何時演成人「凌福榮」?

譚媽媽說:「叫「仔仔」的時候就演小孩,叫「凌福榮」的時候就演大人。」自動波,很厲害。

IMG_0766

唔好喊呀!呢個時候喊係無用㗎!!!!

當年真一除可愛外,也非常乖巧聽話,劇組上下也喜歡他,如李屏賓、文念中等就特別疼他,「媽媽」張鈞甯到現在也會與真一在社交網絡互相問好,在片場閒時他愛與其他人玩IQ題遊戲,劇組於拍攝完成後更將片中的玩具車送給他。不過,乖巧的真一也有令人頭疼的時候,就是愛哭。每當他媽媽離開他視線範圍就會大哭,一發不可收拾。譚媽媽憶述當年拍電視劇《富貴門》的時候,她只行開一會,附近的真一發現後即哭過不停,在他身邊的袁詠儀一籌莫展,要大聲向譚媽媽求救。

真一到現在仍未完整看完《殺人犯》,原因之一是尷尬,另一個原因是膽小,因他一直都很害怕看驚慄片,《殺人犯》片首半島大廈陳觀泰墮樓一幕對他來說很具殺傷力。

IMG_0775

我唔扮驚,你又點會帶我出呢個浮台呀?

雖然真一害怕看驚慄片,但拍攝驚慄片卻非常沙膽。《殺人犯》其中一個最為影迷津津樂道的段落是浮台一幕,那幕講述怒火中燒的Aaron強行拖真一游出浮台,在浮台上粗暴地將真一掟進海中⋯⋯

為了這一幕,真一特別花一星期學游泳,但劇組還是預備了一位懂游泳的小朋友做替身,可惜這位小朋友臨場扭計,正當無計可施之際,真一自告奮勇說親身上陣。雖然劇組做足安全措施,水底也有蛙人保護,但在岸邊觀看的譚媽媽仍擔心得哭了出來。最後一兩take便完成,成就了一幕令觀眾深刻的段落。

IMG_0783

演藝的憧憬?

真一的星途從加入「家燕媽媽」開始,主要在電視劇演出,至今已演出超過二十部劇集。但令他最為人熟悉的一定是《殺人犯》,譚媽媽憶述電影公映後,有次去台灣九份旅行的時候,竟有影迷從背後一眼便認出真一,並找他合照。年齡往往是童星最尷尬的死穴,真一也正經歷這個階段。當問到真一對演藝事業有沒有憧憬,他抱著隨緣的心態,沒有強烈的興緻,但也不抗拒演出。這時譚媽媽有感而發,憶述真一曾對她說:「做演員,一係紅,一係半紅不黑,而就算成名,背後也有不為人知的代價,例如不能做真正的自己。」這段話比一切來得珍貴,因為可感到眼前的少年很有想法,而且真的長大了。

IMG_0753

愛周星馳

除演戲外,真一也愛看電影,特別是周星馳演出的作品,但他強調是90年代的周星馳。記得早年我曾與一些中學生分享電影,當很多年輕一代已不知《無間道》的時候,但對更早期的周星馳電影卻如數家珍,對白更背得琅琅上口,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昔日香港電影所代表的文化實力不只能打破地域限制,還有年齡的界限。再延伸反思香港電影所走的路,這些年失去或放棄的是香港本身的獨特性,原來與別不同並賴之發光的地方慢慢被掩沒,這是需要去重視的地方。

電影以外:足球

足球是真一的重要興趣,他的偶像是阿根廷球王美斯,同是球迷的七城和我與真一在訪問時短打了幾句。

七城:「你喜歡美斯,那你喜歡巴塞?」
真一:「是。」
我:「我以前喜歡皇馬,但C朗來後我就討厭了,因他來自曼聯,我討厭曼聯。」
真一:「我也喜歡利物浦。」
七城:「我喜歡阿仙奴。」(語調唏噓)

又給我入位,球迷會明白。

IMG_0784

結語

「很高興在電影公映10周年和譚真一會面 — 我也有「不老症」的基因,希望電影帶給我的激動,永遠不老。」這是七城為這次訪談寫的結語,這段說話也同樣代表了我的感受。

感謝真一這十年來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歡樂與觀影想像,還有電影中令人念念不忘的對白,希望他能找到自己喜歡的興趣和道路,繼續活得精彩。

後記:真一五件事

1. 在《殺人犯》中,真一童年被欺凌一幕,他被小孩用泥濘抹臉,那泥濘其實是阿華田。
2. 譚媽媽在《殺人犯》也客串一角,飾演修女。
3. 真一在《殺人犯》都是親自配音,當中包括公映版的「老牛聲」。
4. 真一昔日愛到紅磡大光燈食雲吞麵,可惜該店已結業。
5. 真一的名字源自日本動作巨星千葉真一。

訪問:葉七城、Gary Wong(電影朝聖)
文字:Gary Wong(電影朝聖)
照片:Sam NG
特別鳴謝:譚媽媽
訪問地點:美孚

DSCN8461

對「【電影朝聖CASUAL TALK】《殺人犯》經典童星 譚真一」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