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帽山:耐人尋味的電影異境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1.05

屹立於新界中部的大帽山是香港第一高峯,海拔957米高,幅員廣闊。相對香港其他山峯,大帽山較容易親近,上山路平緩易行,無需太多遠足經驗也能駕馭。

從荃錦公路與大帽山道口上山,沿路景觀壯麗,連綿的山巒,一邊是都市景觀,另一邊則是遼闊的鄉郊平原,站在最高點,感受當中開揚的環境與瞬息萬變的天氣,那是香港獨特又具象徵性的地境,也是這座城市獨一無二富層次的狀態。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1.08
在大帽山俯瞰的都市景觀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1.13
在大帽山俯瞰的鄉郊平原

電影《藍天白雲》(張經緯 導演)將大帽山的意境投射在電影上。片中Connie(梁雍婷 飾)與好友Eric(顧定軒 飾)合謀弒親,完事後沒有想過如何「著草」(潛逃),反而是到大帽山度假,就是為了過一個二人心目中應有的生活,大帽山對二人來說是逃離絕望生活的無憂地,是一個最理想最親切的天地。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1.16
大帽山施樂園,《藍天白雲》取景地。

電影最後一幕,剛奪去親人生命的二人拿著「生命麵包」無憂無慮沿著大帽山道登山,兩小無猜的構圖,在淡靜的節奏下格外突顯當中複雜的意境,殘酷、悲涼與溫暖交雜。電影拋出人性這議題和一連串問號,但電影不打算給大家答案,因為人性根本就沒有規律和答案。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行為很多時都是一連串問號,就如善與惡,不是非黑即白,也不一定合乎常理和邏輯。黑白荒涼的畫面,彷彿是一個給觀眾面對和空間的設定。而大帽山善變的天氣,也彷彿是人性變幻莫測的寫照。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0.29
《藍天白雲》於大帽山道的場景

從另一角度看,大帽山也有神秘的一面。

在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陳果 導演)的片末,那群進入了另一時空的倖存者,乘著紅Van離開大埔,向疑似是謎團答案的源頭大帽山進發,不知道他們能否找到Major Tom,但這是他們不想坐以待斃的唯一選擇。電影賦予大帽山一層神秘色彩,骨子裡其實帶有希望。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1.23
廢置軍事設施

現實中的大帽山又確實神秘,主要是因其軍事背景。由於大帽山居高臨下的地理優勢,這裡一直是香港的軍事重地,附近有不少軍事設施,當中規模最大的是山腳的石崗軍營。現在前往大帽山的主要道路荃錦公路,起初是為駐港英軍運輸物資及防禦而開闢的軍用道路,直至六十年代初才開放給公眾使用。沿著荃錦公路,會看見不少建於殖民地時期的軍事設施,當中部分已廢棄。現在於大帽山頂和對下山崗位置也能找到昔日的軍事設施與遺跡,部分有說是昔日英軍截聽敵方電波之所。數年前,大帽山頂加建了一座球形建築物而被議論紛紛,有軍事雜誌指該建築為一個信號情報監聽站,令大帽山在其神秘背景上再蒙上層層諜影。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1.26
山頂的神秘球形建築物

還有,大帽山也曾因某人的「末日論」而增添了宗教氣氛。廿多年前因「雙氧水療法」而「名噪一時」的錫安教牧師梁日華預言2012年底是世界末日,並呼籲教徒登大帽山避難,預言最終當然落空,但又如何,信徒依然相信他,梁某仍能自圓其說,被歪曲的宗教可以很可怕。

大帽山的多重性格,親切與神秘,還有善變的天氣,這耐人尋味正正就是大帽山最吸引的地方。

螢幕快照 2019-01-08 下午3.01.29

劇照來源:
《藍天白雲》© 2017 秀美製作 保留所有權利

照片來源:王冠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