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GO-救參任務/ARGO

原文於2012年11月18日在前部落格上載

14-argo

片名:ARGO-救參任務/ARGO
年份:2012
導演:Ben Affleck
演員:Ben Affleck, Bryan Cranston, Alan Arkin

1979年,伊朗發生了革命,由美國扶植的巴列維(Mohammad Reza Pahlavi)政權被推翻,在什葉派領袖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的領導下成立了伊斯蘭共和國。同年10月,巴列維前往美國治病,此事激怒了伊朗革命者,他們遂圍堵美國駐伊朗領事館,並將館內66名美國人扣留作人質,事件一直持續444天才了結。在人質事件發生期間,有六名美國人成功逃脫,他們在加拿大大使 Kenneth Douglas Taylor的幫助下得到庇護。80年1月,加拿大決定將大使館關閉,並與美國中情局裡應外合下成功將六名人質帶離伊朗。事件的來龍去脈於克林頓(Bill Clinton)執政時期正式公開,而電影《ARGO – 救參任務》便是改篇自這事件。

從故事背景看,影片以一場政治事件為主題,題材嚴肅,若以為是一部正經兮兮的電影,怕且會捉錯用神。又或者從其片名「救參任務」猜測是一部典型的荷李活動作片,那也太過看低此片。影片無疑題材嚴肅,但並不沉悶,導演成功將嚴肅議題與娛樂元素掌握得準確,令影片平實之下見緊湊,並帶出其對政治、國際關係,甚至是美國電影工業的嘲諷。再者,為了令觀眾容易了解故事的背景,影片用上不少真實的新聞片穿插其中,此舉除了直截了當地交待一些容易令觀眾沉悶的資訊外,也同時加強了電影的實感。

影片講述的那段營救人質行動,是由中情局人質救援專家Tony Mendez(Ben Allfick)策劃,藉假裝電影公司職員身份混入伊朗,並以找尋拍攝場景為由用混水摸魚的方式將六名人質救出。在營救行動期間,各人質必須配合Tony扮演不同的角色,但他們的「假演出」與平常拍電影的「真演出」有很大的不同,因為他們的演出只容許一take過,NG的結果是會死人的。從Tony這扮拍片的方法上看,表面上確是荒謬絕倫,實際上卻是出奇制勝。因為在這個看似荒謬的方案背後,卻是一個個仔細精密的部署,例如他們引以掩飾的「假電影」《Argo》,其在製作甚至是宣傳手法都與拍攝一部真電影無異,務求令其背後的營救行動得以毫無破碇地順利進行。其實,一些看似荒謬的方法,只要有周密部署,其成功率並不會比使用一些正路的方法低,反而一些具邏輯性的方法往往會被敵人洞悉而遭至失敗,影片所述的例子便是最佳證明。

另一方面,影片對於美國的官僚系統也有強烈的嘲諷。在整個營救行動中,我們不時發見Tony與他所屬的中情局在部署和執行任務時經常受到其他部門(例如國防部)的干預,而這些負責干預的「外行人」每每是最高的決策機關,這種架構往往會令問題複雜化。事實上,當年美國政府也因此而在伊朗人質事件中碰上一臉子灰。當時美國總統卡特(James Earl Carter, Jr)曾批准一項代號為「鷹爪行動」(Operation Eagle Claw)的秘密營救行動,但因在執行時被軍方的官僚系統所誤,令計劃最終以恥辱性的失敗告終,當中更有八名美軍因此而陣亡。吸收了教訓後,美國軍方決定成立特種作戰司令部以統一指揮與規劃所有與特種作戰相關的訓練、裝備與行動。 在現實世界中,不少政府的架構上都以「外行人」管理「內行人」,雖然此法在管理上也有其可取之處,但若太側重管理一方而忽視了各個專業的實際情況,往往會弄至成事不足的境地。

以往不少荷里活的「主旋律」電影,或多或少都會流露出其大美國主義思想,美國永遠是維護世界和平的正義使者,一些與美國為敵的國家往往被視為邪惡的破壞者。不過,此片卻一反常態,影片一開始已開宗名義向觀眾解構伊朗革命的來龍去脈,強調是美國自己本身的「自作孽」,其國際觀比過往同類型電影來得公正持平,這一點是非常值得欣賞的。另一方面,創作者作為一個電影人,也透過此片用幽默的方式與啜核的對白以嘲諷美國的電影工業,影片中那句「Argo fuck yourself」的自嘲無疑是一矢中的。

再談導演Ben Afflick,於1997年自編自演電影《驕陽似我》(Good Hill Hunting)而成名,不過之後歷經過一段時間的低潮,拍過不少惡名昭著的爛片如《絕配殺手》(Gigli)、《夜魔俠》(Daredevil)等。及後,他將不少注意力放在導演的崗位,2007年完成第一部作品《失蹤寶貝》(Gone Baby Gone),影片由其弟Casey Afflick擔綱演出;2010年再完成《狂盜之城》(The Town),這部電影被不少影評人譽為是當年奧斯卡的「走漏眼」作品;《ARGO – 救參任務》是他的最新作品,感覺是更老錬,有更上一層樓之感,Ben Afflick令荷里活又多一個令人期待的電影作家出現。

《ARGO – 救參任務》是一部令人眼前一亮的電影,影片將一件嚴肅的政治事件緊湊易明地呈現於觀眾面前,當中自然地串連著電影創作者對美國政治的諷刺、對作為荷里活電影人的自嘲和公正持平的國際觀。最後對當年所有無名英雄的致敬將影片的人情味發揮得淋漓盡致,真是一套不可多得的好電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