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金/Life Without Principle

原文於2012年2月21日在前部落格上載

02-%e5%a5%aa%e5%91%bd%e9%87%91

片名:奪命金/Life Without Principle
年份:2011
導演:杜棋峰
演員:劉青雲、任賢齊、何韻詩、蘇杏璇、盧海鵬、胡杏兒

迎著威尼斯電影節獲得高度評價的餘威,杜琪峰最新的「集作」電影《奪命金》終於在香港正式登場,筆者當然要先睹為快,在優先場已急不及待觀看此片,結果沒有令我失望,最欣喜的地方是見證了杜Sir的功力已進化到一個新的層次。

熟悉杜Sir電影的都知道他的拍攝路線一直是兩條腿走路,一邊是拍攝一些純商業製作,例如《瘦身男女》、《百年好合》、《單身男女》等;另一邊則是拍攝一些比較個人化的風格電影,杜Sir喜歡稱之為「集作」,例如《鎗火》、《PTU》、《黑社會》、《柔道龍虎榜》、《放逐》、《文雀》等,《奪命金》是歸類於風格電影這一類。有些人會批評杜Sir拍攝的商業片及向內地市場折腰的電影有違他的風格,但假若這些電影能為他產生資金及bargaining power以供他拍攝富有風格的「香港」電影,why not?

《奪命金》的中文名稱源自杜Sir三十多年前的首部電影作品《碧水寒山奪命金》。影片借三個背景各異的角色:銀行職員Teresa(何韻詩)、古惑仔三腳豹(劉青雲)及督察張正方(任賢齊),在經濟大環境風起雲湧之際,因一宗劫殺案串連起來,藉以引伸人處身在這個價值觀被扭曲的泡沫時代,在利益、金錢和原則之間如何選擇與平衡。

一如杜Sir的風格電影,《奪命金》運用黑色幽默甚至是荒誕的橋段和手法以講述一個嚴肅的主題 – 人性。筆者對這部電影的最大讚譽,是他能刻劃一個令人有切膚之痛的大環境之餘,再深層次體會那種對人性貪婪的細緻刻劃,並能留一點白給觀者作進一步的思考。他所刻劃及表達的東西,不只香港人感同身受,也能apply to universal。電影雖有些枝節位有改進的空間,但整體上確是一部高水準的作品。

電影給人一種冷靜與恰到好處的節奏,其鋪排、剪接和配樂都是層層緊扣、妙到毫顛和徐疾有致,此片的緊湊與張力是在骨子裡的,不是荷里活電影裡那表面化的官能刺激,更重要的是細節上的處理也很精准和令人深思,例如片末姜皓文死時,圍觀的青年拿著手機在拍照留念,深刻道出那種現實的「人情味」。片末表面是Happy Ending,但卻有一種濃烈的反諷意味,這部分反令我感到有種不自在的心寒感覺。還有不少枝節的場合,往往能深刻精准地流露我們社會所面對的問題,如居住、倫理等。

回到電影探討的東西 – 人性。什麼是人性,人的本性熟善熟惡?還是沒有任何准則?透過這部電影,透過我所認知的歷史及所見所聞,人性可說是被動的,是取決於那人所身處的大環境下一種隱藏的價值觀。這種價值觀並非常掛在口邊,在學校學到的諸如「如何做個好市民」的價值觀,而是一種不會掛在口邊,但實際上是直接影響那人行為的價值觀。這些隱藏的價值觀,可以是匪夷所思,甚至是非常邪惡的。我國佛山近日發生的「小悅悅」事件,那些見死不救的途人,正正就是這種隱藏的價值觀作祟。為何會有這種價值觀?這點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看畢《奪命金》,喜見杜Sir的功力已進化到一個新的層次。電影在各個領域都表現出色,特別是氣氛的營造、細節的處理、整體上的冷靜,隱隱流露一種大師級的氣魄。杜Sir是筆者當今最尊敬的電影作者,我尊敬他的理由不只是他的電影,最重要的是他對電影的熱誠和對香港的不離不棄。在香港電影業風雨飄搖之際,以杜Sir為首的銀河影像團隊著實為香港電影業作了不能磨滅的貢獻,沒有他們,或許我們已在很久以前已看不到真正的「香港電影」。這一點,是值得作為香港人的我去支持、尊重和珍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