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烏克蘭的回憶

01

近月的事,令香港與烏克蘭微妙地連結起來。

千禧年曾踏足這東歐國家,那年主要是因為舒夫真高,膽粗粗去他的母會基輔戴拿模朝聖。那年去北京辦烏國簽證簡直是惡夢中的惡夢,但幫我辦手續的金色短髮烏克蘭美女又是一份安慰。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