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屯門回憶:幻愛 x 金都(其實與電影無關)

因為《幻愛》,所以屯門,也勾起了我與屯門的糾結。

初次來屯門 大約是82/83年,那年我外公外婆從土瓜灣搬到兆康。還記得第一次坐巴士到屯門,從叻君被尚義踢入會的電影現場「三邨一苑」,乘坐27號到旺角,再轉乘66號巴士到大興。到大興食碗牛什河充電後再乘車到兆康。山長水遠,第一次入屯門最興奮,其後沒有了新鮮感,剩下的就只有煎熬。

繼續閱讀

【訪問】《幻愛》導演周冠威

上集:導演篇
周冠威:「電影是我的生命導師,陪伴我成長,教曉我做人,自然很想回饋電影。中學期間立志將我的生命投放在電影之上,不論研究、教學或創作,只想追求有關電影的一切。」(《香港電影導演大全1979-2013》)
看周冠威的電影履歷,沒有一步登天這回事,是在漫長的學習、教學和實踐中一步步的走,根基扎實。但當中也可看到一份毅力與堅持,要知道,在香港做電影相關的,拍一些有堅持的作品,路真的不易走,要犧牲很多東西。有什麼原因令他堅持下去?
專訪的上篇,會聚焦周冠威導演的成長與啟蒙,還有電影與他的千絲萬縷。
觀看訪問:按此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