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

原文於2013年1月16日在前部落格上載

15-%e7%8e%8b%e7%9a%84%e7%9b%9b%e5%ae%b4

片名: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
年份:2013
導演:王家衛
演出:梁朝偉、章子怡、張震、王慶祥、趙本山、張晉

千呼萬喚始出來,用這句說話來形容王家衛籌備十六年的新作《一代宗師》最適合不過。看過影片,第一個感覺有種說不出的滿足,但心思有點絮亂,對影片帶出的訊息一時之間難以組織,但可以肯定的是,這部電影沒有令我失望。

不少人將這部電影與葉偉信和甄子丹打造的《葉問》系列比較,其實兩部片除了主角是葉問外,在電影類型、訊息主題、拍攝手法等各方面都截然不同,若以觀賞《葉問》的角度去欣賞《一代宗師》,或許會令這類觀眾失望。故此,若硬要將兩片上綱上線式比較,這對兩部電影都非常不公。作為王家衛的粉絲,對王氏籌拍這部與之前題材截然不同的作品確實有點擔心,擔心的並不是他能否超越過往的作品,而是他的新作會否失去其王家衛式電影的味道。電影觀畢後,筆者彷彿鬆了一口氣,因為這部電影雖然表面上是一部武打片,但骨子裡仍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王氏簽名式電影。

電影仍有一貫王氏作品的特色,例如省略的敘事方式與剪接、唯美懷舊的影像、一絲不苟的構圖、字字硃磯的對白、曖昧含蓄的感情關係、牽動心扉的音樂和隱藏著的歷史悲情。電影依舊沒有一般電影的起承轉合,但那簡結和詩意令電影彷似一杯香醇的美酒,餘韻悠長,這就是王氏作品的獨有魅力。值得留意的是,片中不少鏡頭和意境與過去王氏的作品有似曾相識之感,大家不妨對號入座。

作為一部武術電影,王氏對中國武術的各方面資料都做過深入的資料搜集和研究,據說他曾到過國內、香港、台灣等地拜訪過百位不同門派的師傅,務求令電影的武術場面與劇本的發展有更堅實的基礎。此片不只在武術場面做到實而不華,更重要的是他在片中所闡釋的武術精神與再延伸的意義,這是電影的重心所在。

在黑澤明經典作品《姿三四郎》中,柔道宗師矢野正五郎曾以利刃必須藏於刀鞘的比喻對愛徒姿三四郎訓誡,以此表示若將武藝授給一個完全沒有武德的人是相當危險的事。在《一代宗師》中,王家衛也透過宮羽田(王慶祥)之口向徒弟馬三(張晉)說過類似的說話,再透過葉問與對手比武時那全力以赴但手下留情的態度去表達武者應有的品德。雖然不少武術電影或多或少也會表達武德這元素,但大多皆將之放在次要位置,每每被一些幫派鬥爭與國仇家恨的庸俗橋段所淹沒。但《一代宗師》與《姿三四郎》一樣,電影沒有為顧及武打場面而忽略武德在影片中的位置,而是將兩者恰到好處地溶合起來。影片最令人讚嘆的是王氏巧妙地利用武術的招式與套路以說道,例如宮羽田最後傳給馬三的「老猿掛印」,那句「關隘不在掛印,而是回頭」,除了是武術的殺著外,還有其關於處世的弦外之音。

筆者最欣賞的是電影骨子裡所表現出來的氣魄,這種氣魄不只是對武術而言,而是一種更深層次的處世態度與眼光,彷彿有種天眼看世界的感覺,這是一般武術電影無法比擬的精神氣質。影片透過宮羽田的胸襟,以表達應樂於退下並扶持後輩的豁達態度,而宮羽田與葉問(梁朝偉)以餅論道那場比武,正好表達傳承要有不分南北、不分國界的胸襟。唐代之所以被譽為中國歷史上文化素質最高的時代,原因是其樂於傳揚本身優良文化予外邦,當中以日本最受影響。當時的「遣唐使」對日本文化影響甚深,直接促成日後的「大化革新」,其對日本文化的影響至今仍在。可惜的是那盛唐的文化氣質在現今中國似乎已難以復見,反而在日本仍可隱約感受那股文化待質,這或多或少要歸功於當年唐室對外開放的豁達態度。再者,影片透過葉問的豁達和宮二(章子怡)的固執,以解讀何以葉問的詠春能發揚光大,宮二的八卦掌卻沒落失傳。「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宮羽田這話道明了武術的內涵意義。

「人活這一世,能耐還在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這說話道盡了古往今來的現實與命運。影片中,武術會會長宮羽田與退隱師哥丁連山(趙本山)的關係,一代宗師葉問與隱世高手一線天(張震)的對照,正好就是這句說話的寫照。「面子」和「裡子」在能耐上或許無異,但誰當「面子」誰當「裡子」,則要視乎時勢給他們的機遇。

對於一些正追求理想的人而言,在追求過程中往往要克服來自外界甚至內在的壓力,那壓力往往會消磨著意志,令最初希望達至的目標越距越遠。片中那句「拼一口氣,點一盞燈。要知道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燈就有人」彷彿是導演向所有壯志未成的人來個共勉,而他籌拍《一代宗師》其實也是一個活生生的成功例子。所以, 只要一口氣仍在,燈仍是要點的,要堅持自己念念不忘的信念!

再談演員,片中無論是主角或配角皆有水準以上的演出。梁朝偉飾演的葉問有股淡定但不卑不亢的氣勢,並帶有一種有內涵的書生氣息,感覺很立體。章子怡可說是全片最佳的演員,說此片是她從影以來的代表作也不為過,她將宮二的倔強與淒苦發揮得淋漓盡致,令觀眾看得動容。但是,影片的第三主角張震礙於篇幅較少而未能作客觀評論,甚為可惜。值得一提的是飾演馬三的張晉,此子演技、外型、身手兼備,感覺他像片中的馬三,是一把沒有刀鞘的利刃,鋒芒畢露。最後是飾演葉問妻張永成的宋慧喬,雖然在演技上發揮不大,但她的演出卻散發著一種傳統中國女性的優雅賢淑和不從俗的倔強,她在戲中雖是花瓶,但這花瓶卻令電影生色。

電影現在的130分鐘版本並不是真正的Director’s Cut,據知原版應有4小時的片長。不過,作為王家衛的粉絲,等待或找尋其作品的不同似是而非的版本彷彿成了一種儀式似的,開玩笑的說這反更貼近王家衛式的曖昧感。不過,雖然現在看的或許不是原版,但影片仍是高水準的,不論是敘事風格、技術層面等各方面都令人印象深刻。在寫情上,含蓄暖昧但細膩感人,在說道上,細節中暗藏智慧,從武術精神延伸至處世及生活的哲學,是一部愈看愈有味道的佳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