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淚的遺憾:遊波斯尼亞有感

原文於2012年9月17日在前部落格上載

03-%e6%b3%a2%e6%96%af%e5%b0%bc%e4%ba%9e-01

到遊年份:2000年春

2008年7月21日,在上世紀的波斯尼亞戰爭中犯下滔天大罪的通緝犯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終在塞爾維亞的首都貝爾格莱德落網。這段新聞令筆者想起多年前曾到遊的這塊疑似被上帝詛咒的土地 – 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 (Bosnia and Herzegovina)(後稱「波黑」)。

波黑本屬南斯拉夫 (Yugoslavia) 聯邦之一。自1991年開始,舊南斯拉夫開始解體,波黑的政局亦隨之而變化。波黑當時人口約430萬人,當中33%為塞爾維亞人,17%為克羅地亞人,44%為波斯尼亞人。佔大多數的波斯尼亞人想和塞爾維亞人分離,故利用1991年的克羅地亞戰爭為契機,於1992年2月29日到3月1日之間進行了獨立公投,由於多數塞爾維亞人抵制投票,結果有90%以上的票贊成獨立。根據此次投票,波黑正式宣布獨立,歐洲共同體亦於4月6日承認其獨立地位。但是,反對獨立的塞爾維亞人於4月開始了大規模的軍事行動,為這長達3年半的內戰正式揭開序幕。這次戰事,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及波斯尼亞人相互傾軋,戰況慘烈,其中最為人髮指的是發生在1995年的斯雷布雷尼察屠殺事件(Srebrenica massacre)。這場被國際法庭確認為種族滅絕的災難,令居住在斯雷布雷尼察的波斯尼亞男子全被塞爾維亞軍屠光,剩下的波斯尼亞女子則遭到輪姦之禍,上文提過的卡拉季奇正是這等慘事的重要策劃者。這3年多的戰爭,造成了約20萬人死亡,逃難的民眾約有200萬人。筆者在波黑的莫斯塔(Mostar)及薩拉熱窩(Sarajevo)逗留了1星期,當時戰爭已結束數年,但那裡的秩序仍然由聯合國維和部隊維持。出乎意料之外,市內並沒有一點兒緊張的氣氛,特別是薩拉熱窩,市內遊客處處,露天咖啡座林立,一片和諧祥和的氣氛。但是,當再花點時間細心觀察,在這和諧的表象之下,骨子裡暗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無奈與仇恨。

筆者到訪的莫斯塔及薩拉熱窩二市,很明顯分開了兩區,一區是信奉穆斯林的波斯尼亞人,另一區是信奉天主教的克羅地亞人。在兩區勢力範圍的交界位置,四周都是頹垣敗瓦與滿佈彈孔的建築物,身處其中,深深感受到當年戰爭的慘烈。在薩拉熱窩,我寄住在一個前南斯拉夫老共的家,從他的言談間,強烈感受到一種國破家亡的悲情。在薩拉熱窩市中心的一角,一桿塞爾維亞國旗徐徐地揚起,再細心地看,國旗中央縫上了一個骷髏頭標記,似乎暗示戰爭在他們的族群間已造成一種無法抹滅的隔閡與心結。

在波黑的短短一星期,給我這個被寵壞了的井底蛙一記深刻的訊息 – 要惜福,因為幸福並不是必然;同時,也令我慨嘆人類的歷史總是充滿著鮮血,紛亂、戰爭、陰謀、弒殺,無日無之,循環不息。

03-%e6%b3%a2%e6%96%af%e5%b0%bc%e4%ba%9e-02

03-%e6%b3%a2%e6%96%af%e5%b0%bc%e4%ba%9e-03

03-%e6%b3%a2%e6%96%af%e5%b0%bc%e4%ba%9e-04

03-%e6%b3%a2%e6%96%af%e5%b0%bc%e4%ba%9e-05

03-%e6%b3%a2%e6%96%af%e5%b0%bc%e4%ba%9e-06

03-%e6%b3%a2%e6%96%af%e5%b0%bc%e4%ba%9e-0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