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作之妻/Seisaku’s Wife

原文於2008年10月10日在前部落格上載

01-%e6%b8%85%e4%bd%9c%e4%b9%8b%e5%a6%bb

片名:清作之妻/Seisaku’s Wife
年份:1965
導演:增村保造
編劇:新藤兼人
演員:若尾文子、田村高廣

由新藤兼人編劇,增村保造執導的《清作之妻》,一方面是一部偏鋒但可歌可泣的愛情電影,另一方面也是帶有濃烈政治和社會色彩的電影。

主角阿兼(若尾文子)原為一年老富人的妾侍。富人死後,她與母親回鄉居住。由於她的出身(曾當一個老人的妾侍),故受盡鄉親們的白眼。鄉村的模範清作(田村高廣)自軍旅復員歸來後,積極鼓動鄉親們努力生產,以為國盡力,但阿兼對清作的鼓動卻無動於中,依然故我。一天,阿兼的母親突患急病逝世,期間,鄉親對她並沒有施以援手,只有清作一人為她打點一切。自此,阿兼與清作情根始種,清作更在家人與鄉親們的反對下迎娶阿兼。

時值日俄戰爭爆發,清作被徵召入伍,期間阿兼憂心忡忡。半年後,清作因傷被送回鄉療養,令阿兼可以暫時放下心頭大石。但當清作治癒後,又接到軍部的徵召,阿兼這時變得萬念俱灰,在清作臨離去前不能自已地用鐵釘將他的雙眼弄瞎。及後,阿兼被憤怒的鄉親拳打腳踢,最後被定罪入獄兩年。另一方面,清作對阿兼也恨之入骨,決定要待她出獄後報復。

但是,清作在療養期間,非但得不到鄉親的體諒及慰問,反而是經常受著他們的指摘及冷言冷語,軍隊的領導更質疑他為了逃避兵役而與妻子合謀自殘雙目,昔日對他的讚譽突然可以180度轉變,這令清作感到心寒;再者,當他得悉其同鄉兄弟一個個地在戰爭中陣亡,令他進一步反思他之前義無反故的為國盡忠遇敵殺敵,這種行為及思想又是否正確。在這段待妻出獄的時期,清作終於明白到妻子的行為是基於對他的愛,那種因痛而得到的真愛;就是這偉大的真愛,使他能得到救贖。

片中主角阿兼是個不入世的人,她不理會成規,只隨著她喜歡的方式做事。正因如此,她比較起那群只會盲從附和的鄉民是來得清醒的。清作也是盲從的人,他義無反顧的為國參戰,但他並沒有考慮過戰爭是否不義。阿兼的鐵釘,表面上翦破了清作為國犧牲的雄願,實際上是翦破了他那盲從的既定思維,令他重新反思什麼是人應有的行為。

鄉眾所表現的是對軍國主義者的盲從附和,他們並沒有從人道立場想過對與錯,只是一味順著統治者鼓足勁地推波助瀾與搖旗吶喊。當他們知道阿兼刺盲清作而令他無法參戰後,竟一擁而上對一個弱質女流拳打腳踢,這個鏡頭確實令人感到不安,但正好就是這部份有力地反映鄉眾那無知及橫蠻的劣根性。阿兼的智障表兄在這裡顯得格外重要,因為他的智障,所以其反應是最直接最真的;當他看到阿兼被圍毆時,他出於本能地向鄉眾還擊,他這時彷彿成了唯一有良知的人,同時亦反襯鄉眾的無恥。鄉眾對阿兼的行為反應是如此激烈,但他們又有曾想過他們所支持的戰爭其實比阿兼的行為更加血腥,更加殘忍。

軍國主義思想像毒品一樣遺害極深,它不但遺害國民,更加會禍延世界,上世紀的慘痛經歷絕不能就此忘記。在那火紅的60年代,這毒物在日本似乎有死灰復燃之勢,觀乎那些重新懷緬戰爭的電影一部接一部推出,還有一些右翼份子在政界與社會上輕風作浪,無不令人擔心這班餘孽又再捲土重來。增村這部電影,除了是一部凄美的愛情故事外,更重要的是給國民一個警覺,警示他們不要重蹈覆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